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我有鈔能力 > 卷二:神仙洞府 章四三六 主持
    韓立、慕容婉月隨著錢乙一直往前走,走了約有十來分鐘,面前突然一片開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木塔。

    沒錯,是一座巨大的黑色木塔,是木質的。非常漂亮宏偉,和前面的那些白塔完全不一樣,那些都是土制的,這里的卻是木頭走的。

    韓立和慕容婉月看愣住了,不禁喃喃自語,“此地為什么會有一個這么大的黑塔呀。”

    “是啊,舍利塔不均是白塔嘛,怎么是黑的啊。”

    “而且,怎么是一個木塔呀。”

    這時慕容婉月還真問了一句,“為什么遠處看不到啊,為什么到此處就能看到了啊,按理說這么高大的塔,不應該啊。”

    “哈哈。”

    錢乙哈哈一笑“這鎮龍寺原本有一個千年菩提樹,菩提樹被人砍了,里面的鎮壓的金龍飛躍而出,為禍四海,死傷無數,之后我們鎮龍寺,經歷不知多少災難,又把那龍給抓了回來,利用菩提樹建造了這黑塔,最終重新鎮壓在了這鎮龍寺的山腳下。”

    “我去,你們又給抓了回來。”

    “不對,不對,那只是故事,這世上難不成真的有龍啊。”

    第一想法,就是這個。

    因為以前就是故事,這是似乎在說,那故事是真的,而且還有后續,也證明了世上有龍,而且被鎮壓在此地。

    慕容婉那月自然是脫口而出,問了出來,“難不成這世上真的有龍?”

    “??????”

    韓立當然知道有龍,但也問了一句,“你們把龍抓了回來,又鎮壓在了此地,你這件事兒,可是太厲害了,太匪夷所思了啊。”

    龍的能力遠超常人,那可不是想抓就能抓的啊。

    “哈哈。”

    錢已哈哈一笑,“抓龍其實沒什么,這個龍啊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就是野獸就是走獸,飛天遁地龍雖然也有,但很多基本都是走獸了,怎么說呢,就是利用抓其他野獸的辦法,也能行,所以當年就有抓回來鎮壓在了這里,所以我們鎮龍寺的名字自然是真的。”

    “哦,哦,這樣啊。”

    韓立大概聽明白了。

    就是那五爪金龍其實想捕捉也不難,利用的應該是誘餌一系列的辦法,就給抓了。

    慕容婉月則繼續追問,“我的意思是,這世上真的有龍。”

    “哈哈,當然有,當然有了。”

    樂呵呵的錢乙指了指腳下,“我可以非常認真的告訴你,這腳下就有一條龍,而且還沒死呢。”

    哈哈的笑。

    他走到門口,拱了拱手。

    正好兒,就見一個穿著僧衣的中年和尚走了出來,手里拿著串珠,還有本佛經,略微有些駝背的,但氣勢上一看就是個大德高僧。

    嘴角露著笑意的對著眾人點了點頭,隨即還沖錢乙喊了一聲,“師兄,你來了啊。”

    “大師,您好。”

    慕容婉月連忙施禮,還和韓立小聲說道:“他就是這鎮龍寺主持,錢乙的師弟。”

    “是了,是了。”

    韓磊連忙施禮,“主持您好。”

    “客氣。”

    主持淡淡一笑。

    錢乙介紹道:“我這師弟啊,可是個厲害人物,哈哈,怎么樣,不錯吧,很有大師風范吧。”

    “師兄。”

    嗔了一句。

    卻也是笑了。

    “哈哈,哈哈。”

    錢乙大笑一聲說道:“這里面的龍啊,依然在逞兇,天天鬧騰,所以每天主持的第一任務就是來此地念金剛經,維護著鎮龍塔,世世代代不曾停歇,不管有任何改變,主持都在,一天一日不曾改變啊,知道了吧,在這里做主持,啥好處都沒有。”

    他過去勾肩搭背的主持。

    “師兄,注意言表。”

    主持稍微撐了一句,

    錢乙笑了,“哈哈,行,行,你托夢于我,讓我過來一趟,有什么事。”還說呢,“對了,這種廚房的齋飯,可是越來越好吃了,你管理有方啊,管理有方啊師弟。”

    “行了,師兄。”

    主持似乎知道自己師兄在故意鬧他。

    就又嗔了一句。

    這一下。

    錢乙才收斂了,笑了笑,“你說吧,到底什么事兒。”

    “呃?!”

    主持想了想說,“你與我一起進來吧,我單獨和你說,”

    “什么事啊,還不能告人了。”

    “你就隨來吧。”

    “行,行。”

    二人便又走進這鎮龍塔,在那兒振振有詞,說了好一陣兒。

    韓立和慕容婉月,再慢慢等著。

    慕容婉月,看不知什么時候出來,問了一句,“你們到底是怎么認識的呀,這個人可不是平常人物,他的修為遠超很多古武門人,當然你的能力也很強,但它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啊,只是最后沒有繼承衣缽,成了她成了這般模樣,要不然,此時就是主持,一個厲害角色,在古武世界,都是厲害的啊。”

    “哈哈,我和她就是偶然遇到的。朋友,算是朋友了。”

    打哈哈的依然不愿意多說。

    主要是狐岐山打的事,也沒辦法開口。

    慕容婉月撇嘴了,“你真有太多秘密不愿意跟我說,那就不說吧,我也懶得追問了。”

    所幸扭頭不搭理韓立,又看了看此地,又看了看鎮龍塔,在那嘟囔這說道:“這世上真的有龍,咱們腳底下真的有龍存在。”

    搖頭不止。

    至于錢乙,又過了一會兒,便踱步而出,樂呵呵的說道:“師弟,我知道,既然沒有其它事兒,我就走啦。”

    “師兄,不一起吃個晚飯嗎。”

    “算了,我朋友在這兒呢,我呀,還是我的大魚大肉去吧,你的齋飯雖然好吃,但沒啥油水兒,也沒酒喝,還是不夠痛快啊,哈哈,走了,走了。”

    “那師兄師弟我就不遠送了。”

    主持在那兒拱了拱手。

    韓立、慕容婉月,便一起離開了,這次就沒在停留,直接走了出來。

    開車向著海城而去。

    韓立和錢已在后面坐著侃侃而談,“兄弟,這回這次我可跟定你了,你可得管吃管喝哈。”

    “放心,沒問題。”

    “嘿嘿,到時啊,如果吃不好住不好,我可會刁難你。”

    “放心,這都是小事,吃喝包管你滿意,到時我遇到麻煩,你可得出手。”

    “哈哈,你我交情,這點事兒還算什么事兒嗎,放心,放心,再者說了,你是畫魂人,你也沒有白練修行啊,你這點兒本事已經在這世界能夠闖出一番天地了。”

    “行,行,行。”

    二人這么說著,其實也是大咧咧的瞎聊。

    慕容婉月,時不時回頭看著,便問上一具,“韓立,你畫魂人,畫魂人是啊。”

    “哈哈,畫魂人就是畫畫兒呢,哼哼,可以畫出你的魂魄,畫出的骨架,畫出的一切,甚至可以畫出你的想法,厲害吧。”

    “我的天啊,這么厲害。”

    慕容婉月當真了,“世上還有這種能力,畫魂。好厲害,好厲害。”

    韓力哭笑不得,“你別聽他瞎說,什么話畫魂人,我的修煉還沒到家,一點兒本事都沒有,不要信這些,他就是滿嘴胡言,胡言亂語。一句實話都沒有。”

    “哈哈,哈哈。”

    錢乙大笑不止。

    慕容婉月翻了個白眼,“討厭。”

    此時鎮龍寺慢慢消失在了視野里,錢乙神情還是有些恍惚,有些不高興,一想也對。他原本是此地的弟子,可以繼承主持,此時卻是孤魂野鬼,恐怕每次回來都是這個想法吧。

    “哎。”

    都是孽債啊。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