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我真不想躺贏啊 > 第五百十一章 一切都在計算中(2/3)
    徐小茫?

    皮皮徐?

    京城里有這一號人物?

    雖然兩位都是陳少的在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屬于成功人士,但兩人還真的很少關注科學研究上面的那些事情,整天除了忙工作,就只有晚上這段時間可以放松一下。

    今天,

    兩人早早約好了陳少打麻將,原先還有一位朋友,不過他突然之間不來了,說什么自己肚子痛,要去醫院看一下。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徐小茫?”

    “這個名字似乎和最近的那位大科學家名字挺相似的。”那位年輕男人皺了皺眉,似乎在回憶著名字:“叫...叫什么來著?”

    “徐茫!”

    “我聽員工談起過。”那位女子說道:“算了...這些和我們也沒有關系,我說徐小茫,你的麻將技術好不好?”

    “這個...”

    “之前挺厲害的,但是很久很久沒有摸過牌。”徐茫無奈地笑道:“所以牌技你們懂的。”

    聽到徐茫的這番話,再加上他刻意隱瞞自己的名字,陳少就知道自己的兩位朋友可能要遭殃,想想之前在游艇上所發生的事情,時不時還有點不寒而栗。

    之后,

    徐茫和陳少入桌,但開始前還是需要把規則說明一下。

    “其實規則很簡單,我們就是打國標而已,但是這個番數有一些大。”那位女子認真地說道:“所有的番數乘于十,自*摸、海底撈月、杠上開花加倍,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哦...”

    “多少一番?”徐茫問道。

    “一千。”那位年輕男人說道。

    徐茫皺了皺眉頭,他對這個數字很不滿意。

    “...”

    “...”

    被嚇倒了?

    也是,

    的確挺嚇人的。

    有時候手氣要是背一點,一圈下來一兩百萬沒問題。

    “這么小?”

    “能不能再高一點?”徐茫提議道。

    “???”

    “???”

    這...

    這家伙有點看不懂。

    一時間在場的兩位有些迷茫,這到底是不知者無畏,還是屬于耿直?

    明明自己說牌技不行,竟然想要提高番數,你不死誰死?

    “呵呵...”

    “我無所謂的,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那位女子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地說道:“話說你想要打多少的?兩千還是三千?或者是五千?”

    兩千?

    三千?

    五千?

    徐茫聽到坐在自己對面的年輕女子所報的數字,感到一絲絕望,一點都沒有到達自己的心坎里,這些數字簡直就是在侮辱小曼,侮辱她賺錢的能力。

    “一百萬!”

    “這個數字怎么樣?”徐茫嚴肅地說道。

    頓然,

    包間里死寂一般,包括陳少在內的三人,滿臉驚恐地看著徐茫。

    一...

    一百萬?

    這是打算傾家蕩產的節奏嗎?

    “咳咳!”

    “那什么...我們幾個人可能沒有這么多錢。”陳少苦笑道:“不如就兩千吧,我覺得這個數字剛剛好。”

    呃?

    這家伙到底是誰?

    聽到陳少的這番話語,兩人察覺到陳少似乎對這位神秘人很尊敬,這絕對是一件大新聞,陳少在京城的地位很高,高到有一些離譜的程度。

    然而,

    面對這位神秘人的時候,竟然難得順著他的話講...

    看來,

    今天的麻將有點不好打。

    兩人都屬于人精,知道這人可能自己惹不起,怎么打成為了最大的難題。

    不能贏太多,

    也不能輸太多,

    最好的情況是雙方打得有來有回。

    難呀!

    “哦...”

    “也行吧。”徐茫點點頭。

    第一圈第一局,

    徐茫的運氣很好,是標準的七對子牌型。

    沒有作弊,

    他覺得對面是兩個善財童子。

    “五條!”

    “碰!”

    徐茫眉頭皺了一下,但很快又輪到他出牌了。

    “六萬!”

    “碰!”

    徐茫愣了一下,內心有了些許的波瀾。

    再一次輪到他出牌,徐茫看了一眼場上的牌,把原本想要出的一索,換成了餅子。

    “八餅!”

    “杠!”

    徐茫:(* ̄︿ ̄)

    我...

    故意的吧?

    打什么碰什么,打什么杠什么。

    不慌!

    徐茫...你牌技還是可以的!

    憑借著這個信念,徐茫繼續靠著自己的實力打牌,可是...上天似乎有不成人之美的打算,徐茫成功放炮...此局損失慘重。

    “唉?”

    “牌技行不行啊?”陳少看不下去了,這特么的也太慘了吧?

    “咳咳!”

    “你不懂...這叫做熱身。”徐茫輕咳一聲,尷尬又不失禮貌地說道:“來來來!”

    第二局,

    開始就是堪比天胡的牌型,差點沒有把徐茫給樂死,滿臉憤怒地喊道:“今天通通都要死!”

    “一筒!”

    “吃!”

    臥槽!

    你特么的...

    徐茫剛剛積攢的憤怒火焰,被別人一泡尿給澆滅了,出師不利...這是要輸了呀?

    果不其然,

    徐茫再次點炮成功。

    第三局,

    第四局,

    徐茫輸慘了...最要命的是全部放給了陳少的兩位朋友,一人兩炮剛剛好。

    此時,

    不光是徐茫懵逼,被點炮的兩人也是滿臉迷茫,這...這家伙到底什么情況?還能不能好好打牌了?放水都不好放啊,根本就放不出去。

    他不是在點炮的路上勇往直前,就是剛剛點完炮出來。

    怎么打?

    “休息一下。”陳少看不下去了,無奈地說道:“休息幾分鐘,喝喝茶聊聊天。”

    “哦...”

    “我去上個廁所。”徐茫起身離開了包間。

    此時,

    在場的兩人急忙詢問其陳少。

    “陳凡?”

    “這...這家伙到底是誰啊?”那位年輕的女子問道:“這...這牌技太爛了。”

    “是啊!”

    “這種牌技還敢說一百萬一番,他是不是某位...大公子?”年輕男人小心翼翼地問道:“陳少...能不能透個底。”

    看著兩人,

    陳少笑了笑,看來誤會有點嚴重。

    “這人很好說話。”

    “他不會和你們計較的,你們該怎么贏他就怎么贏,最好把他贏死。”陳少說道:“一百萬一番...雖然很有一點夸張,但是有這個實力。”

    陳少知道徐茫很多事情,他明白徐茫可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人,單單之前的光阻材料,背后的價值無法言語。

    這時,

    聽到陳少的話后,兩人的態度有些轉變,既然都這么說了,那只能該怎么贏就怎么贏了。

    很快,

    徐茫來到了包間,第二圈就此開始。

    經過陳少的提醒,兩人不再保留實力,對徐茫進行了屠殺。

    第一局,

    牌桌上很血腥,徐茫被虐的傷痕累累。

    徐茫:???

    啥情況?

    為什么上個廁所回來,這兩個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亢奮,不會之前是在養豬吧?

    第二局,

    結果還是一樣,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徐茫再次受到了虐待。

    整個第二圈下來,徐茫一個獨輸...輸的很慘很慘,能把國粹達成這個樣子,徐茫差不多完成了一項壯舉,史上麻將打得最菜的人沒有之一。

    “啥情況啊?”

    “我牌技應該可以的啊!”徐茫小聲嘀咕道。

    而他的抱怨被兩人人聽得清清楚楚,不由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就這樣的牌技還可以?誰給你勇氣?

    “咳咳!”

    “還打嗎?”陳少問道。

    徐茫點點頭,一臉倔強地說道:“打!”

    還打?

    瘋了吧?

    另外兩人贏得有點不好意思,主要贏得有一點多。

    這一次,

    徐茫打得格外認真,每一張牌都經過精心思考和觀察,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出來,雖然沒有跟之前那樣,打的牌不是被吃就是被碰或者杠,可勝利的女神依舊沒有站在他那邊。

    徐茫敗了,

    輸給了命運,輸給了自己的盲目自信。

    唉...

    其實我不想這么做的。

    徐茫嘆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默默地打開了系統,沒辦法...自己已經跟命運做過抗爭,結果輸的很慘。

    “那什么...”

    “要不就此結束了吧?”那位年輕女子說道:“徐小茫你也不用傷心,今天我們就娛樂娛樂。”

    “對啊對啊!”

    “娛樂!”年輕的男子急忙點頭道:“我們分文不收!”

    “不是還有一局嗎?”

    “我還沒有輸呢!”徐茫滿臉不屑地說道:“最后一局,我就能把失去的全部拿回來!”

    “???”

    “???”

    這...

    什么意思?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

    面對如此倔強的徐茫,這兩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此時兩人決定把徐茫打到自閉。

    此時,

    兩人要開始做牌了。

    “系統...開啟記憶模式!”

    【記憶模式啟動】

    麻將技能-2

    麻將技能-2

    此時此刻,

    徐茫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和之前的白給形象截然不同,他要跟命運女神做最后一次殊死搏斗。

    抹牌,

    抓牌,

    這一次,

    徐茫甚至沒有看自己的牌,摸到直接打出了第一張。

    突如其來的異樣,

    把在場三人給驚呆了,和滿臉迷茫的兩人不同,此時陳少的臉上寫滿了恐懼。

    來了!

    他來了!

    魔王終于蘇醒了!

    “徐...”

    “徐小茫?”

    “你真的不看一眼自己的牌嗎?”那位年輕的女子小心翼翼地問道:“你確定自己打的什么嗎?”

    徐茫抬起頭,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說道:“看不看無所謂。”

    完了,

    自暴自棄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默默看著自己的牌,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人家已經這么慘了,自己竟然還做牌,打算把別人打到自閉。

    此時,

    剩余的牌已經寥寥無幾,

    輪到徐茫抓牌。

    伸手,

    抓牌,

    大拇指摸了一下牌底,露出一絲微笑。

    “一切都在計算中!”

    “看來命運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徐茫笑呵呵地說道:“抱歉今天我贏定了!”

    ......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