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狂醫 > 章節目錄 第九百二十三章 哪里傳來哭泣聲
    這里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雨不下則已,一下便是比小石子還大的雨點,砸在人的身上火辣辣的疼。

    “大家快打開斗篷,鋪在地上接一些雨水。”天機子大喊道。

    這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在沙漠里很難遇到下雨天。雨水落到干渴的沙漠地表會迅速被吸收進去,根本不會留下一滴水。如果把斗篷鋪在地面上,就會接到不少雨水,這樣一來喝水的問題就解決了。

    大家趕緊把斗篷找出來鋪在地上。看著大大的雨點打在上面,然后聚集成小水洼,每個人的心里樂開了花。

    可是好景不長,雨沒下了幾分鐘便鬼使神差般地停止了。

    “真是見鬼了!”聶元峰大叫著,“我長這么大還沒見過如此怪的雨,好像水龍頭被人突然擰死了一樣,說停就停了。”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天機子小心地將斗篷上收集的水倒進水壺里。“很多事情都無法用我們現有的知識來解釋,這都需要你們掌握更多的科學知識來揭開它們的面紗。”

    “這個偉大而光榮的使命就交給我聶元峰吧!”聶元峰拍著胸脯。

    “聶元峰,牛吹多了也是要上稅的。”龍景天每次看到聶元峰這樣大言不慚地說大話都會想笑。

    雨停了,烏云逐漸散去,柳如煙的臉色也逐漸好轉。那哭聲,可怕的嬰兒哭泣聲從他的耳朵里消失了。

    “謝天謝地,那恐怖的聲音總算消失了。”柳如煙如釋重負,一只手不停地在胸口輕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柳如煙心里這樣想著:烏云和哭聲,這兩者之間似乎有著神秘的聯系;或者說哭聲是降雨的先兆,而雨停止了哭聲也會跟著消失。

    而對于其他人來說,這哭聲自始至終就沒有存在過。那么這哭聲到底是柳如煙的錯覺,還是確實存在呢?這還是一個謎!

    正當大家收拾好斗篷準備重新上路之時,突然一陣刺耳的聲音令每個人毛骨悚然。

    “呵呵,呵呵!”這是笑聲。

    大家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轉向柳如煙和龍景天。

    “是你們兩個人誰在笑?”聶元峰問道。

    “笑?”龍景天的眼神里充滿了疑惑,“我也聽到了那笑聲,不過絕不是我發出的。”

    目光聚集到了柳如煙一個人的身上,毫無疑問那笑聲肯定是他發出的。

    “你們都看著我干什么?”柳如煙一臉無辜的表情,“平白無故的,我笑什么,難道神經了不成?”

    既然笑聲不是龍景天發出的,也不是柳如煙發出的,莫非?

    “啊哈哈!啊哈哈!”

    正當大家疑惑不解的時候,那聲音再次縈繞在耳邊,而且愈加的陰森恐怖了。

    獰笑聲飄蕩在空氣中,圍繞著每一個人。恐懼從每個人的毛孔里滲出來,令他們感覺到越來越冷。

    “哇哇哇!”

    這次除了柳如煙,其他人也清晰地聽到了凄慘的嬰兒哭泣聲。

    “鬼,鬼呀!”

    聶元峰突然一聲大叫把其他人嚇得都擠在了一起。

    “鬼在哪里?”龍景天顫顫巍巍地問聶元峰。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里肯定有鬼,不然這荒無人煙的地方怎么會有嬰兒的哭聲和女人的獰笑?”

    天機子緊鎖眉頭,一個道士不可能怕鬼。“大家不要害怕,我們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天機子一邊安慰大家,一邊帶頭走在了最前面。

    “對,我們快離開這里,離開這里。”柳如煙的眼神里充滿了驚恐,說起話來也變得語無倫次,看來嚇得不輕。

    “站住!看你們往哪里逃?”

    正當大家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身后傳來一聲大喝。這聲音非常洪亮,就像一個古代戰場上將軍在統領千軍萬馬時發出的吼聲。

    大家徹底被嚇傻了,兩腿發抖邁不開步子。聶元峰甚至不敢回頭去看,他的腦海里正閃過一個畫面:一個手持利刃的惡鬼正在身后朝他們走來。

    天機子停住腳步,回頭循聲望去,可是空蕩蕩的沙漠里沒有一個人,就連鬼影也沒有蹤跡。

    “啊哈哈!啊哈哈!”“哇哇哇!”

    緊接著又是一陣陣女人的獰笑聲,孩子的哭泣聲。還有逐漸傳來的車輪聲、馬叫聲、人群吶喊聲和廝殺聲。

    大家好像身處于一個戰場之中,周圍到處都是刀槍的碰撞聲、喊殺聲、哭喊聲,但卻看不見一個人影。

    “大家不要害怕,我已經破解了謎局。”聶元峰突然大喊一聲。

    聶元峰的喊聲令其他人大吃一驚,都眼巴巴地看著他,等待著一個合理的解釋。

    聶元峰咽了一口唾沫,兩只眼怯怯地觀察著四周。“我們一定是穿越到了古代的某個戰場,所以才……”

    “所以個頭呀,你!”聶元峰的話還沒說完,腦袋上就被老妹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我看你是穿越電視劇看多了,滿腦子都是胡思亂想。”

    “你不要不信?”聶元峰突然冷冷地看著龍景天,聲音變得異常神秘,“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我們無法理解的事情了。”

    “不要再爭辯了,不管此時此地有什么鬼怪,我們都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天機子剛剛說完這句話,突然一陣龍卷風憑空而起,卷起的沙柱高達幾十米。如果被卷進了龍卷風,絕對是九死一生。

    “快跑!”

    天機子一聲大喊,大家玩了命地朝遠離龍卷風的方向跑去。龍景天本已經筋疲力盡,但此時潛力被全部激發出來。按照現在的速度在校運會上肯定能拿到名次,但是他卻仍跑不過龍卷風的速度。

    聽到身后呼嘯的龍卷風越逼越近,龍景天的雙腿開始變得不聽使喚。

    “哎喲!”

    一聲慘叫之后,龍景天跌倒在地上。完了,這下要被龍卷風卷上天了。他兩眼一閉,靜靜地等待著死神的降臨。

    突然一只大手從背后抓住龍景天的衣服,他就像一個玩具

    被輕松地拎起。他沒有睜開眼睛,但心里清楚是天機子。

    天機子拉著龍景天逃離了龍卷風的襲擊。龍景天這才睜開眼睛看著龍卷風卷起滿天的黃沙向遠處呼嘯而去。

    就在這場慌亂的逃生事件發生之時,在不遠處沙丘背后,一雙幽靈般的眼睛正窺視著所發生的一切,弟子們沒有發現。

    龍卷風過后沙漠里恢復了平靜,但每個人的心里卻掀起了波瀾。他們瞪著圓圓的眼睛,嘴巴張得可以放進一個拳頭,下巴隨時可能脫落。

    眼前的一切令所有人震驚不已。在龍卷風吹過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座古老的城堡,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古堡,終于找到古堡了。”王鵬展突然跳起來,大喊著向古堡的方向跑去。

    其他人緊隨其后,看來幾百年的傳說不是謊言,沙漠里果然有一座消失的古堡。

    “寶藏,哈哈!”王鵬展忍不住地笑出了聲,“我就要找到寶藏了!”

    王鵬展一心想著找到寶藏,成為富有的人。對他來說像常人那樣拼死拼活地奮斗是最愚蠢的成功之路,他喜歡走終南捷徑,喜歡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但是他忘記了一點,凡是不義之財必有難逃之災。

    出現在沙漠中的古堡為木質結構,看上去保存得依舊很完好,這可能是木頭在建筑之前被浸過桐油的原因。

    “根據古書的記載這座古堡距今已經有五百多年的歷史了。當時的一個藩王將大量的寶藏藏于此地,目的是用這些錢招兵買馬推翻君王的統治。”

    王鵬展在尋找寶藏之前已經對這座古堡進行了詳細的研究,可以說是無所不知。

    “國王,寶藏,還有造反,聽起來好像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聶元峰對這座神秘的古堡充滿了好奇。

    關于這座神秘古堡背后的故事令人充滿了無限的獵奇心。王鵬展在一絲不茍地觀察著古堡的外貌,一絲一毫地與書中的描述進行著對照。

    “這個王國叫什么名字?”龍景天對這座古堡所蘊含的歷史知識更為好奇。

    王鵬展一邊圍著這座古堡仔細地查找入口,一邊有些賣弄地說:

    “這是一個塞外小國,名叫烏蘭國。這個小國又分為十二個城邦,現在這座古堡便是其中的城邦之一。”

    王鵬展說著說著突然停頓了下來,他站在城堡旁邊急得汗流浹背。奇怪,真是奇怪,偌大的一個城堡竟然沒有找到入口。

    “不可能,不可能!”王鵬展自言自語,“我就不信找不到入口。”

    天機子坐在了城堡的旁邊,后背靠著城墻,不緊不慢地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慢慢地把城堡的故事跟我們講清楚,我幫你分析一下。”

    王鵬展遲疑了一下,眼珠不受控制地轉了一下,這小子又在動什么歪心眼兒了。他在想該不該將古堡的故事都告訴這些人,萬一得到了寶藏他們會不會分走一份?

    思來想去,王鵬展最終還是下定決心將故事講給大家聽,等找到了寶藏再想辦法甩開。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