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攻約梁山 > 第七卷帝國余輝 408復仇10
    曾升是曾家五虎中年紀最小,武藝卻最高,性子也最傲沖的,大怒想出馬殺了這個賣弄唇舌的小將,可是小將說完了就徑直回陣了。他不舍氣,要出馬挑戰斗將,殺官兵大將,挫官兵威風,揚他威名與曾家威風,但被身邊的一個女真阻止了。

    對面的官兵所列陣式太奇怪了。

    四五千人步兵而已,卻分裂成了數個小陣,小陣與小陣間相距三四丈之遠,如此不算,各個小陣還是缺后邊的空心陣,并不是步兵對抗騎兵最管用的密集厚實大方陣,還有,小陣排開,那架式居然是正話了。

    他無視自信而躍躍欲試想上陣挑戰的曾升,笑呵呵地盯著神色更陰沉了的史文恭道:“史教頭,你是當世最是堅持自己和部落的利益,并不真心忠心完顏部落的女真部落,就是完顏部落本部,弱者也只是奴隸螻蟻。)

    史文恭能有如此尊貴地位,那是在宋國在曾頭市,女真需要這樣的卓絕強者。

    另外則是,女真或所有的蠻族都尊敬強者,敬畏強者。外國只認實力,不認其它。史文恭太厲害,一個人就能殺光來潛伏的五十多個女真,這些女真勇士不得不服......還有,女真不僅野狼般兇殘,還狐貍般異常狡詐,也極會哄騙蠱惑.......

    無論如何,這些曾頭市的兵跟久了總能多多少少了解到女真蠻子的唯我本質,知道自己只是卑賤走狗甚至不算人。

    玩虛偽和哄騙,野蠻愚昧的女真人還遠未達到儒教社會培養出來的無數偽君子那么高明會玩人玩社會的程度。

    文明落后,不止是物質生產與精神文明不行,欺騙手段上也往往不行。

    隋唐時,中國能把有絕對的騎兵優勢的強大突厥等忽悠分裂自相殘殺,就是很好的例子。蠻子狡詐卻就是上當。

    可惜,儒教興盛了,中國的這些文明優勢就變得只會對內瀟灑玩殘害,對外就成了一個個仁慈守信的賢者圣人......

    曾涂看到史文恭氣成這樣,又看到部下士氣變得膽怯低糜,這可不行。

    不能讓宋將輕易動搖甚至瓦解了曾頭市軍心。

    不能鬧出明明是廢物軍卻憑著宋官擅長的一張巧嘴就贏了這場仗的大笑話。

    他立即策馬沖到陣上,振槍指著趙岳怒喝:“只會賣弄唇舌的廢物小人,你有什么資格嘲弄我師傅這樣的絕頂強者?你憑著什么敢如此質問不屑我軍?本將曾家長子曾涂。你有膽子有真本事,就上來和本大爺真刀實槍斗一場。”

    按水滸記憶和郁寶四反應的現實,加上此刻的現場直觀感覺,趙岳完全可以確定這個曾涂武藝不一般,但這層次的武者,他殺之如殺雞,哪在意其囂張自大。

    他點頭笑道:“曾涂,別看你夠蠢,這次卻說對了話。打仗比的不是斗嘴。廝殺硬戰,誰贏了誰才是真英雄。”

    趙岳說話間,一直仇視死盯著曾家五虎的段景柱、石勇等四將,此刻再也壓抑不住沸騰的恨意了,爭先提馬就想殺上去為死難的弟兄報仇雪恨。但卻還是被人搶了先。

    梁山主將孟福通先沖上去了,怒喝一聲:“喂不熟的白眼狼也敢猖狂。”

    曾涂是想以斗將殺掉敢侮辱挑釁史文恭的“宋軍主將的親兵或佐將”身份的趙岳,發泄怒火,報復解恨,并提振起己方低落的軍心士氣。

    正好,孟福通也正想開局殺掉曾家長子曾涂,重挫敵軍士氣,進一步振奮本部將士的勇氣與必勝心。

    二人都怒目圓睜,心中發狠,胸中提氣,手上加力,刀槍狂舞瘋狂殺到一處,轉瞬間就殺得進入白熱化。

    曾涂的武藝果然了得,人更是兇猛毒辣,以水滸中徐寧索超這樣的英雄也未必能勝過。而他還不是曾家最厲害的。由此也可見史文恭的武藝層次。

    史文恭可不是那種鉆研了一輩子武學的七老八十武藝修養奇高卻實戰能力不行了的老者。他和盧俊義以及林沖的年紀相仿,三十多歲不到四十歲,不娶妻,不近女色,專注武藝,天天打熬力氣,如今正是一切都成熟了的當打壯年之時.......

    孟福通等梁山諸將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聽趙岳鄭重強調過曾家的勢力之強大。

    沒人有敢小瞧曾家五虎之心。

    孟的武藝已經是趙岳認可的超一流境界,卻只在打登州時和超一流的強者孫立較量過,而且那一場廝殺,他原則上沒下死手,并不能全放開了打,孫立當時急于脫身也不能全力投入,雙方都震驚對手的厲害,沒殺多久就分開了,經歷了此事,孟福通認識到天下不乏習武奇才能人,再不敢有驕狂心,但還是不知道自己的武藝到底怎樣,今日正好驗證一番。曾涂越厲害,越是對手,他越是興奮.......一口寶刀使得是神出鬼沒,盡展自己在武學上鉆研積累的成果.......

    馬蹄聲急。刀槍寒影如電,吐氣開聲如雷.......殺得好不緊張險惡。

    這場廝殺真有點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的意思。

    觀戰的雙方都不禁提起一口氣,都在為自己一方捏了把汗。

    趙岳仔細觀瞧了一會兒,神色放松下來,對唐斌笑道:“這就是史文恭調教出來的弟子。”

    唐斌戰意高昂,目光從場上廝殺投到史文恭身上,笑了笑輕聲道:“果然是絕世高手。這樣的對手太難得。今日你定要把他讓與我。否則等此事了。我回了家,以后就再不會有這樣的廝殺了(改用槍炮了,冷兵器成了戰場輔助)你萬不要眼熱這樣的好對手,和我爭。”

    趙岳不禁看看唐斌身邊并騎而立的扈三娘。

    扈三娘戴著面具,趙岳看不到她的臉上神色卻看到了她露出的眼睛放射的和唐斌一樣的勃勃戰意,不禁好笑:還真是天生的一對啊!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遇到最危險的絕世強者,都不是畏懼,而是越發熱切想較量較量。

    唐斌也不禁看向妻子。

    他是最早結識趙岳的那批人,和趙岳相處了六年之久,當年又正是三觀形成的少年時期,深受趙岳的思想影響,是個有滄趙帝國新思想的超這時代的標準好丈夫,不是他爹那樣的封建大家長心態與作派,尊重而非常體貼妻子的想法和感受。要和史文恭生死爭鋒,也想看看妻子是什么態度。妻子支持,那最好。若是反對,他還真得掂量掂量。

    扈三娘狠狠瞪了一眼滿眼惡趣味的趙岳,和丈夫默契對視,一切盡在不言中......

    對面的史文恭不知道有人憋足了心氣想和他比劃比劃。

    他盯著戰場,目中兇戾與狷狂自信之色漸漸有了微妙變化,變得有點慎重。

    官兵這個將官還真是了得,這口刀被此人使活了,如片片花瓣飛舞,漂亮,卻片片是要命的寒光。

    當然,這樣的高手,史文恭仍然不屑放在眼里。

    他有信心二三十回合就至少能殺得對手膽怯力乏。

    讓他目光變得慎重的是,宋軍中也有如此驍勇強者,宋將并不全是即便有過人的真本事卻和只花架子唬人的廢物怕死怯戰不肯為國奮勇死戰的熊包一樣的德性。還是有為朝廷忠義敢戰不惜犧牲的。

    最主要是,至此他感覺到這伙禁軍不一般,氣勢好不猛惡,卻不是歹徒那種邪惡兇威,這是強軍的氣勢,和傳聞的大不一樣,只怕不是原本認為的威風凜凜樣子貨烏合之眾,而是真有戰斗意志與強大戰斗力的京軍,怕是朝廷專門精心挑選組建訓練出來的鎮國精銳京軍。

    想想也是。

    這么大個國家,數千年的文明底蘊,久積的舉世最先進自豪,總會積聚暗藏些讓其他國度種族敬畏的底氣精華。

    這種不可征服的底氣精華每到國家滅亡民族危難陷入亡國滅種時就會猛烈暴發出來,展現在世人面前。

    爛船還有三斤釘呢......

    如此,這場仗只怕不會是之前相像的那么輕松。

    官兵擺的這個聞所未聞的奇怪缺邊空心陣也就值得更重視對待......

    九天神皇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