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農女不替嫁 > vip 580 萬毒圣手前來
    又三日,胡國的十萬大軍差不多都進入了雙峰城中,最前頭的隊伍已經到了巨峰城下。

    此刻安念之帶來的五千精兵也到達了巨峰城,隨時等待調遣。

    就在這幾天,出門游歷的萬毒圣手居然也來到了這里,身邊還帶著一個小男孩。

    這個小男孩安念之是認識的,當初她剛見到他的時候他才一歲多一點點,現在已經六歲了。

    他是萬毒圣手的第二個徒兒,也是張青楊的師弟。

    安念之一直好奇萬毒圣手為什么會選一個這樣的一歲孩兒當徒弟,隱世高手的想法真是猜不透。

    “覓兒,吃藥了。”張青楊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藥湯走了進來。

    蕭錦和見到他的那一瞬間,臉色陰沉了下去,站起身從他手中接過藥碗,道:“勞煩張兄了,我來就行。”

    張青楊臉上有一些失落與尷尬,朝一旁的安念之扯出一個笑容,便轉身離開了房間。

    蕭錦和瞇著眼看他背影離開,才端著藥來到安念之的身邊。

    “念念,你的身子還是需要靠這藥來維持嗎?”他眼神略帶擔憂,又好像在思索著什么。

    安念之蹙眉看著藥碗,不情愿的點了點頭:“是啊,之前的瘴氣毒素蔓延到了血脈之中,一時之間難以清除干凈,二哥一直在研制解藥,只可惜暫時還沒有結果。”

    “你沒有找皇后娘娘看看?”

    安念之眼睛一亮,是啊,俗話說醫毒不分家,說不定舒安安可以幫她看看。

    “我忘了……下次回京的時候再找她看看吧。”

    蕭錦和點點頭,把藥碗中的藥湯微微吹涼之后遞到了她的嘴邊:“不燙了,趕緊喝了吧。”

    安念之癟了癟嘴:“這藥很難喝的,我其實很不想喝。”

    蕭錦和輕笑:“那你從前是怎么喝下去的?”

    “從前沒有訴說的對象,只能捏著鼻子硬逼著自己喝下去唄。”

    蕭錦和看著她撒嬌的模樣,心中歡喜。

    他的念念在外面是一副能夠獨擋一面的大女人風范,而到了他的面前,就變成了一個會撒嬌會示弱的小女人,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要為夫喂嗎?”

    “你都被我休了,還自稱為夫,要不要臉?”安念之取笑他。

    一提到被休這件事,蕭錦和心中就很不痛快,把藥碗往桌上一放,捏著安念之的臉頰道:“當初為什么要放棄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是多么痛苦多么難過?”

    安念之臉頰被捏得凹陷,嘴唇像鴨子嘴一樣嘟了起來,卻不服氣道:“誰讓你當初那么對我?還當著我的面和夏楚楚親熱。”

    “我沒有。”

    安念之想逗逗他,一本正經道:“我都看見了,你還說沒有?”

    “我那是被下了藥……罷了,從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念念,你只要知道,我的心中只有你一個人。”現在再說被下藥之事,未免讓人覺得他為了推卸責任而欺騙她,況且當初他確實也有錯。

    “若不是你給她機會,她又如何能給你下藥?”

    “所以我現在不給任何女人接近我的機會……”蕭錦和下意識回答,說完又覺得有哪里不對,詫異的看著安念之道:“你相信我被下藥之事?”

    他以為她不會相信,所以也一直沒有拿這件事情出來說道。

    安念之把他捏著她臉的手拿開,裝模作樣道:“看你的表現良好,所以就選擇相信你咯。”

    她才不會告訴他是因為偷聽了夏楚楚的說話才相信他的,讓他保持一點愧疚之心,以后才會引以為戒。

    果然,蕭錦和聽到這話很高興,拉過她的手深情道:“念念,你放心,以后我的眼里只有你,絕不辜負你對我的信任。”

    安念之滿意地點了點頭,道:“你要記住你說過的話,要是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絕不會原諒你。”

    蕭錦和笑著摸了摸她的頭發,又重新端起那碗藥。

    “趕緊喝了吧,都要涼了。”

    安念之撲閃著大眼睛看著他:“你喂我。”

    蕭錦和一邊嘴角微勾,端過藥喝了一口湊了上去。

    兩唇相接,咕咚一下,藥被安念之吞了下去。

    她狠狠瞪著他:“蕭錦和,你每次喂藥都是這樣喂嗎?!”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親密接觸,我也是這樣喂你雞湯,我以為你已經知道我喂湯藥的方式了,才會主動要求我喂。”蕭錦和一臉無辜。

    安念之深吸一口氣,把他手中的藥碗搶過來,咕咚咕咚幾下就把一碗黑乎乎的藥喝了下去。

    不過剛才蕭錦和的話,又讓她想起了從前,他們之間的回憶果然很多,想忘都忘不掉。

    另外一個房間內,張青楊恭敬的站在萬毒圣手面前,詢問道:“師父,您怎么突然到這里來了?”

    萬毒圣手依舊一身青衣,雪白的頭發垂在背上,連眉毛和胡子都是白的,有著一種仙氣飄飄的感覺。

    他轉過身來,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須道:“云清公主的解藥我已經大致研究了出來,再完善一段時間就行了,故而我帶著籌兒趕來這里,到時候可以第一時間給云清公主服用。”

    張青楊一臉驚喜:“如此就太好了。”

    說實話,安念之體內到底中的是什么毒他也無法確定,按道理瘴氣之毒不會這么難解,他猜想可能是他和師父趕到之前,她就同時中了幾種不同的毒,畢竟瘴氣林中還有一些其他的毒物。

    這幾年來他一直在研究解藥,只可惜這種毒在他的認知范圍之外,他怎么研究都研究不透。

    現在緩解毒性的解藥還是師父研究出來的,他只是按時熬給她喝。

    能有徹底解毒的解藥,他為安念之高興,以后終于不用再受毒性的折磨了。

    安念之喝完藥出門,見院中慕籌在練劍,饒有興致的走上去問道:“小籌兒,這么用功練劍啊?要不要和姨姨出去玩一下?”

    她印象中的慕籌還是一個兩三歲的糯米團子,自從出了萬毒山莊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一眨眼,他就六歲了,長高了不少,小小年紀眼中還帶著一絲陰郁,不知道在愁什么。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