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雪落關山 > 卷十五滅魏篇 第2523章 兄弟鬩墻
    魏亮之看了看魏允謙,知道大兒子柔弱,四兒子兇惡。

    四兒子身上這兇惡的性格是一把雙刃劍,四兒子要是忠于大兒子,這股兇惡勁兒就可以保衛大兒子坐穩江山,四兒子要是生出反心,這股兇惡勁兒就會威脅大兒子的統治。

    魏亮之用慈愛的目光看著魏允謙,說道:“老四、老十四要是不服從朝廷的號令,你先以兄長的身份,拿著我的遺詔教育他們倆,給他們倆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他們倆要是還不悔改,你就削奪他們的兵權,把他們倆圈禁起來。但是,無論如何你不能殺他們,你的手上不能沾上自己兄弟的血。”

    魏允謙點了點頭,說道:“兒臣牢記父王的教誨。”

    當初,魏亮之考慮太子人選的時候,糾結了很久,魏允謙是他的長子,按照華夏諸侯國盛行的嫡長子制度,理應立魏允謙為太子,但是,魏亮之又嫌棄魏允謙過于柔弱,以后恐怕挑不起江山、坐不穩王座。

    在眾多兒子當中,魏亮之最喜歡的是四兒子魏允吉,覺得魏允吉最像自己,殺伐果斷,能夠震懾群臣、萬民。

    魏亮之想要立魏允吉為太子,可是,想來想去,他又覺得不妥。魏允吉是老四,他上面還有三個哥哥,他要是當了王上,三個哥哥見了他就得行跪拜大禮。

    哥哥給弟弟行跪拜大禮,這得多尷尬呀,這不是亂了家庭秩序嗎?

    魏亮之的骨子里有著深厚的華夏農民基因,作為一個好父母,必須方方面面都要為兒孫們考慮到了。

    魏亮之經過一番權衡考量,決定還是立魏允謙為太子,他覺得魏允謙是老大,老大繼承家業符合規矩,而且魏允謙仁義,不會為難他的弟弟們。柔弱一點無所謂,自己這些年殫精竭慮,為兒孫們制定了一套完善的制度。說句難聽的,兒孫們就是傻子,坐在那王位上,這個國家也亂不了。

    魏亮之一輩子算計人,終于耗盡心血,走到了人生的盡頭。

    魏亮之駕崩,魏允謙繼位為魏王。

    魏允謙披麻戴孝,趴在魏亮之的棺槨上,哭得死去活來,周圍的人們見新王上孝心如此之重,不禁受到感動,也落下淚來。

    就在魏允謙大哭不已的時候,身為上大夫之首的犀首走了過來,低聲說道:“王上請節哀,各地的君侯紛紛上書,想要到大梁來奔喪。”

    魏允謙擦了擦眼淚,止住了哭泣,說道:“父王駕崩,他們也該來見父王最后一面,叫他們來吧。”

    犀首說道:“王上,不可呀。”

    魏允謙愣了一下,說道:“有何不可?”

    犀首說道:“王上,諸位君侯平日里飛揚跋扈,不把朝廷法紀放在眼里,如果讓他們到大梁來,他們聚在一起密謀,滲出什么事端來,那可就麻煩了。”

    魏允謙雖然柔弱仁義,但是,他并不迂腐,他當上了這個魏王,就想坐穩王位。

    魏允謙想了想,覺得犀首的話很有道理,說道:“對,上大夫說得對,不能讓他們到大梁來,告訴他們,在各自的封地待著,不許隨意離開封地。”

    魏允吉、魏允哲這些弟弟接到了魏允謙的詔書,待在封地沒有動。這些弟弟原本被稱為“王子”,現在,魏亮之死了,魏允謙繼承了王位,他們被改稱為“君侯”。

    大部分君侯對魏允謙的詔書都沒有什么意見,反正他們和魏亮之也沒有什么父子感情。魏亮之有三十多個兒子,每天還要處理堆積如山的奏折,除了個別幾個喜歡的兒子之外,大部分的兒子他都沒有多少時間接觸。

    有的兒子除了逢年過節,與魏亮之見面的次數,十根手指都數得過來。

    這些君侯才不管是父王當國王,還是兄長當國王,他們關心的是自己的榮華富貴不受侵犯,自己和子孫后代可以高高興興、快快樂樂地當逍遙君侯。

    魏允吉和他這些兄弟們不一樣,他是有野心的,魏允謙比他大不了幾歲,雖然,從小魏亮之就教育魏允吉,魏允謙是大哥,你們這些弟弟都要尊重大哥,聽大哥的話,但是,魏允吉始終是瞧不起魏允謙這個大哥。

    在魏允吉這種暴徒惡賊看來,仁義的魏允謙就是個窩囊廢。

    魏允吉經常會想,父王為什么要把王位傳給老大,父王辛辛苦苦創建的魏國,落入老大的手中,用不了幾年就要亂成一鍋粥,父親一輩子的心血就要付之東流。

    現在,接到了魏允謙的詔書,魏允吉心想,老大也不想自己想象的那么廢物,他不讓我們去大梁奔喪,明擺著是在防著我們密謀串通。

    魏允吉想來想去,一下子想明白了,魏允謙仁義,他身邊那些文臣可不仁義,這天下最可恨的就是那些文臣,滿嘴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

    魏允謙繼位為魏王,君侯、官員、百姓紛紛表示擁護,魏允吉雖然手里有點兵權,但是,這點兵力還不足以與魏允謙對抗,魏允吉只能收起爪牙,乖乖地服從魏允謙的命令。

    魏允謙處理完魏亮之的喪事之后,立刻頒發圣旨,大赦天下,昭告全國,從今以后魏允謙要以文治國,不再法外用刑。

    全國臣民,尤其是文官和讀書人看了魏允謙的圣旨之后,欣喜若狂,歡聲雷動。

    人們在魏亮之的統治下,領教了太多的血腥殺戮,每天都戰戰兢兢,活過今天不知明天會怎樣,毫無安全感可言。

    如今,魏允謙要以文治國,人們感覺壓在頭頂上幾十年的烏云總算是散去了,總算是見到燦爛的陽光了,苦盡甘來,苦盡甘來呀。

    魏允謙是魏亮之的長子,魏允謙一出生,魏亮之就對他寄予厚望,為他請來了最好的老師教導他。

    那些老師都是鼎鼎大名的儒生學者,他們從小就向魏允謙灌輸忠孝仁義的思想,魏允謙也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按照他們設想的,朝一個仁君明君的方向茁壯成長。

    以前,魏允謙看見魏亮之興大獄,濫殺無辜,很是痛心,苦苦勸說魏亮之。魏亮之不僅不聽,有時候氣惱起來,還會把魏允謙狠狠地訓斥一番。

    魏允謙身邊的文臣們就勸說魏允謙,不要再說了,殿下身為太子,在政務方面說得多了,會有搶班奪權之嫌。

    魏允謙沒有辦法,只好閉上了嘴巴,但是,他的心卻像刀絞似的難受。

    現在,魏允謙終于是登上了王位,成了魏國的至尊,獨一無二的王,他可以按照自己的理想來建設這個國家,招攬一大群文人書生,大家共同努力,建設理想國。

    文人書生在華夏是一個很特殊的群體,有時候,國家滅亡會怪罪到他們的頭上,他們也確實有責任。但是,更多的時候,他們是用自己的肩膀、雙手、血肉之軀,支撐起這個國家、這個民族。

    就在魏允謙實行仁政、全國人民歡呼雀躍的時候,卻有人悶悶不樂,這個人就是魏允吉。

    魏允吉瞧不起魏允謙,魏允謙也看不上魏允吉。魏允謙覺得兵權握在魏允吉的手里,對于自己始終是個威脅,他要奪回魏允吉的兵權。

    魏亮之剛剛駕崩,魏允吉又是君侯當中勢力最大的,如果魏允謙直接對魏允吉下手,恐怕會引起震動。

    魏允謙和身邊的文臣們商議了一番,決定敲山震虎,先不動魏允吉,找幾個罪大惡極的君侯處理一下,如果魏允吉識時務,明白了魏允謙的心思,主動交出兵權,那就萬事大吉了。

    魏允謙對魏亮之縱容弟弟們違法亂紀很不贊同,魏允謙受到的教育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他那些弟弟在封地里作威作福,逼得老百姓家破人亡,他早就有所耳聞,早就想收拾這些無法無天的弟弟。

    魏允謙揪出來幾個罪大惡極的弟弟,奪了他們的護衛,抄了他們的家,下令把他們押到大梁城來。

    魏亮之害怕有亂臣賊子威脅魏允謙的王權,就給魏允謙那些弟弟安排了很多護衛,每個弟弟手里都有上千人的護衛,魏允吉、魏允哲不僅有千人護衛,還有萬人的軍隊。

    魏亮之覺得把兵權交給這些兒子,外姓人就不敢造次,魏家的江山社稷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沒想到,魏允謙剛當上國王,就要收回弟弟們手里的護衛。

    幾個弟弟被處理了,其余的弟弟大多嚇得心驚膽戰,不等魏允謙開口,就主動交出了護衛,收斂起囂張氣焰,老實做人。

    每個弟弟都交出了護衛,魏云杰也不能不有所表示。魏允吉手中有兩千五百人的護衛,他上書魏允謙,說封地四周匪患嚴重,為了保護家人,他不能交出全部護衛,先交出一千護衛,等匪患消除之后,他再交出剩余的護衛。

    魏允吉這么做看似無可指摘,但是,卻把魏允謙給氣壞了。魏允謙一直派紫衣衛盯著魏允吉,魏允吉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視之中。

    魏允吉交出的這一千護衛都是老弱病殘,而且,魏允吉還以招募家丁為由,召集了一千多個壯丁,這就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嘛。

    魏允謙覺得魏允吉反心已露。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